墨立方

关注我要慎重,经常推荐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会发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无意中,知道妈妈喜欢站在阳台上远远看我骑车去上学的背影。我没有做别的,只是第一次在心里有了一种叫责任的东西。每天以最快的速度骑上车,拐过弯,然后在妈妈能望见我的那个路口,骑得特别慢,幅度特别大,我只想让她明白,女儿上学去了。妈妈再见。我第一次,第一次想做一个快乐的失败者,让妈妈傻乐一回,赢我一回。毕竟她和我之间的游戏,她注定输一辈子。我对她的关爱永远不及她对我的关爱。

     ——孙雪晴《游戏》

  她终究是从那张坚固的梨木靠椅上消失了。椅子是她从罗汉桥边的地沟里捡的。除了丢掉一只脚,剩下的部分结实得让人搬不动,她搬了回来,找四块青砖把断掉的椅子脚支好,兴奋地坐了半天。以后她累得站不住了,就离不开这三角靠椅,时光年复一年地走过,梨木的年轮让她磨的油光可鉴,她却不见了,换了一只蟋蟀站在椅背上。

           ——林彦《你是一座桥》

8.10

  其实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但是你总是自甘堕落,从别人身边抢配角的位置来做。最后折腾得自己精疲力尽,却还是个仅仅露脸的跑龙套。
  但我不笑你。
  你比我有勇气,比我更热情。你怎么说也是突破了自己的小世界。你头顶犄角,逆流而上,一点点揉搓着自己的锋利,断臂,流血,一样在所不惜。
  你跟我不一样。
  你多厉害啊。

  我真的没有想到。没想到会这个样子。
  如此巧合,真的,,,,像是警告我。

贝格小姐的小日常

  贝格小姐非常喜欢跟水有关的东西,但是贝格小姐却不喜欢喝水。
  他问她为什么。
  贝格小姐很认真地告诉他水的味道很奇怪,她不太喜欢。
  是吗,他也给面子的随随便便地附和了一句。这总比没味道好一点啊。
  你怎么这么想啊。贝格小姐说。
  但是你也不能不喝水啊,这样对你的身体也不太好。他把贝格小姐手中的茶推到一边。
  茶这种东西也不可以代替白开水啊。他振振有词。况且你茶也喝得很少。
  是吗。贝格小姐又把茶移到了自己面前。确实,我一天只喝一杯。
  这可不行。他关切地说。
  贝格小姐却不以为意。就算你在水里加茶叶,加蜂蜜或者牛奶,也不可以改变它原来的味道。
  原来如此。那你的舌头可真是敏感。他说。
  不对。贝格小姐纠正道。敏感的可不是舌头,而是喉咙。我的喉咙只要一碰到液体,就几乎忘记怎么吞咽了。
  因此经常呛到,不怎么舒服。
  这样啊。他回答。
 
 

8.6

我,小透明。
万分荣幸。

贝格小姐的人设(并没有码完全,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之后会在其他人物的人设中补充)。

  这是一个自己的原创人物啦。

  世界观基本上就是一个西方冒险大陆,有许多巨龙异兽,冒险家们以斩杀更强的巨龙和异兽而保护自己的国家为目标不断历练。

下面就是贝格小姐的人设。文笔垃圾,写的既中二又意识流,而且写的顺序也很乱。。。总而言之缺点满满。
但是犹豫再三还是发出来吧。

  ■■■             ■■■             ■■■

姓名:贝格。
  关于名字,这是她自己起的。因为那时也没有别人愿意给她起一个了。因此据她自己说,这个名字毫无意义,贝格就是贝格,只是两个字而已,单纯,没有任何人强加的想法。
  但她似乎更喜欢别人叫她贝先生,即便这看起来是对她的尊称,但其实无关辈分与地位,好像仅是一种习惯。对她来说,似乎是有一点点的纪念意义。
  只是后来“他”在 Ø 里问她缘由时,她只说是自己的一个小念头罢了。
  是不是真的,“他”也没分清楚。

  性别:女。
  她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性。一头灰蓝色的头发,用一根黑色的带子随便低低地扎在脑后,这让她看起来成熟了一些。但是,她这时仍能让你感受到年轻的鲜活。不同于纯粹的生命力,而是一种经历时间沉淀之后的鲜活。这听起来无疑自相矛盾,但当你正真见到她,就会不自觉地被她吸引。
  呆在她身边是非常舒服的,像是进入一片安静的花园,无比宁静安和,似乎可以中和人的痛苦。她甚至只是沉默地坐着,也会让人觉得“幸福”。
  她在现实中,几乎总是笑着的,有时也会发呆很久。只有在 Ø 里,她才会露出思考或失落的表情。
  她不怎么习惯一个人。
  她最喜欢的颜色是黑色的,所以她的裙子几乎也都是黑色。

  年龄:她活了很久了,但仍然青春不变。
  这或许是她鲜活的原因,但不全是。活着对她来说,不算痛苦也不算幸福。“但是或许正因为如此,我才幸福。”她说。

  家庭:她没有一个亲人,她只有一个儿子。
  她的儿子,与她毫无血缘关系。她也不爱他,事实上。她还没有爱过任何人,除了“他”。
她把那个孩子收为义子,大概只是为了好玩。她看出他的完美,预料到他将来的成就,因此想跟他开个玩笑。
  她从小培养他,不计方法。如果为了你好是爱的话,她想,那么她付出了她全部的爱了。
  她的儿子,也没有让她失望,他变成了一个怪物。但是正因为如此,他如此厌恶她,憎恨她,同时也无比眷恋她施舍给他的温柔。
  且正如天下儿女一样,他欠她。这也正是她的目的。她享受着他的矛盾与不得不。
  真是了不起,她用爱驯服了这头野兽。

  身份:死掉的神
  她之前的确是一个强大的神,可她死了,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她也对此吐槽过,即使之前的记忆已经基本随着死亡消散得差不多了,但她仍然确信自己现在简直落魄不堪。
  可是即便是死掉的神,也一定不会垃圾到哪里去的。因此她在这个没有神的世界,可以横行霸道了。
  但她几乎没离开过她的庄园和森林。只有偶尔会去旅行。

  特殊能力:名为 Ø 的次元。
  她可以随意进入 Ø , Ø 与外界时间的流速相同。
   Ø 里面有一个巨大的玻璃花房,几乎收容了大陆上所有的植物。她用魔法把它们定格,显得它们永远精致美丽。
  而她不怎么乐意去花房之外的地方。基本上就坐在花房里的角落,有时会去看看花朵。
   Ø 里的天气由她和“他”控制,好像只出现两三种:雨,风或晴天。下雨是最常出现的了,因为她非常喜欢雨,特别特别喜欢。有时候出花房,也基本上是因为想淋淋雨。
  即便是在现实中,她也会时常出现幻听,听到外有下雨的声音。她并不怎么分的清这是不是幻听,但是她也都习惯拉开房间的窗帘去确认一下。结果总是不尽人意的。
  在她的 Ø 里,还有一位管家,就是“他”。
  “他”生来就在 Ø 里,据“他”说,她是他迎来的第一个客人,也是唯一一个。“他”爱着她,她几乎是他的一切了,因此“他”对她有着绝对的信任。她也非常喜欢“他”,但是谁也搞不清这是因为 Ø 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本身。
  或许因为这样,她并没有给“他”起名字,“他”也就没有名字了。当然,“他”虽然对这件事很伤心,但是也没有特别计较。
  这也算一种对他们警告吧。因为“他”离不开 Ø 。

  居所:大陆最大的道恩森林中央,她在那里有个小庄园。森林危险重重,因此不会有人打扰她。

  地位:基本上没人知道她。

  经历:之前的故事她不是很愿意说。但是最近她跟随一队冒险队去了几个城镇,即使她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她还是玩得很开心。但是“他”说这大大减少了他俩见面的时间,即使她拿着当地的特产去哄,“他”也毫不买账。于是这次旅行仅仅持续了一年的时间。

  其他:她以前有一个恶趣味,她喜欢玩弄别人的感情。其实也不算玩弄,对于一切,她将提前告知,包括这场游戏的结局。只是她的魅力的确很大,虽然最后无疑是像她儿子那样被她抛弃,但是所有人都心甘情愿。毕竟只把这看成一场交易的话,那还是分外合算的。
  只是后来被“他”知道了,要求改掉了这个毛病。

  心愿:计划着再去旅行一次。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非常感谢!
(大概之后也会写关于“他”的故事,还有贝格小姐的儿子的故事吧)
  而且Ø只是个符号,不用纠结读音,而且为什么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有一首歌叫做Ø,纯音乐,非常符合贝格小姐的次元里的气氛了。
  还有关于贝格小姐的恶趣味,之后说不定也会再说(我估计也没人看。)
  最后,欢迎与我讨论啊!有想多了解,或者是提意见的都可以找我!我是非常欢迎的!
  再次感谢你!

 

8.4

今天也没人知道我。

fin.

今天的书,是加缪的《局外人》。
很好看。

后来想着,放弃你也未尝不可。

fin.